tin汀
我很爱你呀,你知道吗?
 

《PAIN》

不太能接受自己,想消失
羡慕和嫉妒使我丑陋

得了吧
我是人又不是什么神佛
怎么就不能有欲望,羡慕之情
嫉妒是人之常情啊
总会有人比你过的好啊
怎么就不能羡慕会
毕竟把自己活的这么差的就是我啊

真的好治愈啊

独自伫于黄昏

是我呢

最近好像变得没那么充满戾气像只随时都会炸的气球了
心有些软趴趴的,或许是被什么温柔到了

缝了一个小三角!
说实话更像一个粽子
针脚挺拙劣的
不过确实很好捏呢ˊᵕˋ

《小想法》

想起我妈昨天和我说我小表妹,她问她愿不愿意之后和我一起去日本,小表妹说她怕,不敢去。为什么呢?她说她怕日本鬼子。我当时听我妈这样说其实挺诧异的,一个六年级的小学生居然是这样的想法。现在我又想起前几天去北京某个地方看杂技,那个主持人和观众互动,先是说了句钓鱼岛是中国的,后面居然还说了一句杀光日本人,还让观众一起喊。我当时就觉得很无语。其实在我的观点来看错的是当年的那些人,是残暴的军国主义思想,是那些想要隐瞒真实历史的人。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错。那些历史是必须铭记的,但现在这个时代我还是希望各个国家可以友好往来。我并不是赞美和吹捧它,但也不希望那些偏激或是愚昧的思想会继续延续下去。
『多读书多看报少吃零...

沙关在沙漠
星星死在天上
名字葬在咽喉
我们沦落成爱人
口齿不语
耿耿于怀
你正朽于喧嚣
我正老于世故

老相册:

和猫咪作伴的画家Frank Stella

1975年,Mike Tighe摄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让我再见见你吧,我想你了

琴弦在心口处拨动的时候会感受到一种心动的频率
好像想到了很多美好的事
像被冲上了温暖沙滩
痊愈了

亲爱的伊丽莎白,距离你死去也过了三年了。那时你十五岁,在十二月十四日时包里装着石头跳进了泰晤士河,你说你是为了纪念某个人和伍尔芙。那么,祝你在天堂一切都好。不要问我你的父母亲怎么样,你知道的,我在地狱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很喜欢。

置身于天际
你自由的模样真好

大家都是又温柔又很厉害的人啊
我差距还很大呢
想要能够努力追赶上
那就好了ˊᵕˋ

那种用自己才华吸引到别人的人
能不美丽吗?
一瞬间就被定格,目不转睛
被那种美丽和温柔深深吸引的我
怎么可能不会对她充满爱?
即使是在没有见过她的样子之前
她的每一笔创作也已经深深映入我心
真的太喜欢她了
想成为她那样的人
自由的模样真好

最近经常很容易就睡过去,即使我可能还在听着摇滚看着恐怖游戏,都可以无视然后入睡,我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体太累了还是什么原因。前面我整着东西准备在沙发上坐着休息会就突然睡过去了,刚刚醒没多久...有些心悸..手抖..剪了个指甲剪到肉了,指甲下皮肉链接的神经传递给大脑阵阵疼痛,感觉不太好...还是认真去睡个觉吧

如果我可以独自一人啊
不给你带来任何麻烦的话
不过啊,这样啊,说不定我会从没认识你
就这样活下去也不一定

如果我是个骗子
你愿意责骂这样的我吗

如果能够去你那里

如果我活著的话

——《アストロノーツ》

剪了很短的短发
也不知道在想什么

是我
我现在开心到想把整个世界全他妈的毁灭
真恶心人
一切火车都乱了轨道
毁灭自己好了

悖悖论:

一些涂掉就可以任意发挥的图

你别开口,你别问我,我已被深埋在所有愚妄的梦想之下,我该沉睡着而后腐朽离去,我或许是来错地方了,本就不应存于这人世间的

我是一个活生生的怂人
对这些破事情我最后还是选择了逃避
你们觉得我很喜欢我妹
不,并不是
我喜欢她喜欢到还没反应过来她是我妹妹,她真的就被生了下来
我真的不知道在她出生之前我和我爸妈争执过多少次了
现在那些无知的亲戚还说着什么你姐姐以后可以好好照顾你哦。我说我比她大那么多,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你可以帮父母好好照顾她了。
母亲当时也和我说生她是为了在他们年老之后有人帮我照顾她,我很恶心这句话,等我30岁她才多大??我他妈真的是自己不用生就上有老下有小了哦。
算了吧!你们恶心的嘴脸我看够了。
又不是我要生的她我为什么照顾她
如果你们觉得我作为她的亲姐姐就必须尽一份责任的话,好,我不要这种生活了好吗?
既然我无法改变她出...

冷静下来回归现实的一瞬间我觉得我大概是疯了。我到底在盼求什么?我做梦了吗?我忘记了吧?这一切好似虚假的一样。哦,它本就是虚假不存在的。你在盼个什么念头?它不会救你的,你只会陷于幻想之中,惶惶不可终日。

老相册:

喵星人和汪星人,能听懂萌星人的音乐么

年代不详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*雷雨天

《170707》

二拾又二
*

我怕那大风刮太久了
我已经看不清你眼瞳底的涟漪
那片白雾弥漫四溢
我只知道它离去的时候还很小
小的如同一个细胞因新陈代谢而脱落
可这过程却刺激着牙龈的疼痛
血管四分五裂
幻化出两具精神
那是你与我
可我们如同那黑白两色的棋子
互相对立而又互相吞噬
但你还欠我一片草原
你会让所有的海底变得静谧
在我被你吞没的那一刻
迷雾消散了
或许在另一个时间空间的设置下
你我在那草原地底拥眠
血丝中会涌动着霓虹
那是我虚无精神世界的期盼

潮水退回深海了
你看见了吗?

历时刚好一星期
*
p1.2摆放过程
p3.4无灯
p5.6开灯
终于是完成了👏
这一星期内忙着约稿和去医院也没多少时间做
不然估计很快就能完成的
啊,接下来要打扫房间(扶额

晚上两个小时把电路完成了
继续零碎组装了一些零件
快结束了
p1不开灯p2开灯p3零件

*
今天好忙,就下午出去看妹妹了会
明天上午还上课,睡觉去

🍊
好久没见阿空了
想去找他
他原来喜欢的是橘子味呢
因为我老是抢他的喝
这个混蛋就去喝苹果味啦

虽然说我照样抢

其实我最喜欢还是柠檬汽水
他给我的感觉也和这汽水一样通透

二氧化碳从咽喉中涌出的感觉真好
像是心脏的口子被冲撞开来
滚烫滚烫的流动
澎湃不止

今天组装了一点
明天先装电路
做旧效果放了物件不明显
这次沙发做的老丑了,是个失败

零件,超多
做了好多天

这些天的图
p1我女儿
p2.3.4是画的比较满意的头像稿
其实还画了好多张....不太满意就不放了

老相册:

玩年

1956年,巴黎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要好好长大

《null》

我需要做梦
在梦境深处呼唤他
我想见他
他陪我闯荡这空虚世界
他在我虚无的精神中占据了太多空间

拿笔时想起他
抱起吉他时想起他
拧干衣服时想起他
我想他拿着笔专心看书的样子
我想他弹奏吉他时的样子
我想他在阳光笼罩下拧干衣服滴水的样子
我想
看见我躺在他身边时
他的模样

不管你什么样子我都包容
而且绝不回头的爱你

姓名一栏:null
年龄一栏:null
经历一栏:null
喜好一栏:null
长相一栏:null

那你便能知晓他是谁了

《170703》

1000001000
*

眼底黯淡无光的墨黑
它默默
静悄悄地
蚕食着她的胃脏
骨骼
乃至思想
甜美的猩红血液从牙尖印口处缓慢流出
眼皮沉重地阖了起来
她是那个无法被神明深爱的骗子
没有氤氲光亮气息会轻敲她心底的木门
常年无人观顾
那是白纱灰尘蜘蛛网

她就是个骗子
可是笑容仿佛徘徊在天堂
我宁愿被深深欺骗
可是你不要相信神
连我都不要相信
那样你就不会害怕任何事情了

突然想起当时最难受的时候
她真的在当时开导了我很多

从泥沼里面被拉起了很多。

我怕时间洪流冲的太猛
我怕我无法再见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*
其实我,并不想删呢,只是存留在心底就会很美好,但我现在的记忆力啊...还是
...一点的不想忘记呢。

因为被拯救了。

老相册:

天涯独一人

1952年,伦敦,Cornell Capa摄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“那孩子居然还能露出笑容呢,真是可悲呢,嘻嘻”

“没有什么比带上面具更安全的了吧,这样我想杀了他们所有人的心思就不会被看穿了”

那孩子像是在地狱中游荡的红玫瑰,又好似一切都穿透回了天堂。

头发又长了点
可以扎一个小揪了
去剪还是继续留呢?
都可以啦!

《170628》

浅坟
*

你轻声呢喃着通透玻璃般的字句
可我该如何向往那远方
静谧地像是海中暗涌的草原
低俗之人本就不需被拯救
所集合悲怆故事落笔之人的思想
那都是我啊
我的躯体已经被风干在草原深处
在那块长的不起眼的石块下被压实
我期盼你来看我陪我抱我轻吻我
即使我尖锐的骨骼已被洪流磨钝
连自己内心深处的隔膜也刺不穿
可我的思想还在
我是你笔下那可悲可怜的人儿啊
你为何笃信着会被神明给予拯救
沉睡于梦境阳光并透不过你的眼睑
虹膜中浮荡的是混浊的过去
地底霓虹正在涌动
我只能依稀记起你依靠
依靠于蓝色木制窗框旁
你得醒了
这不是那时的孩童所想拥有的一切

色卡真好玩

摸一会

《170622》

乌托邦
*

那是她梦里澎湃的世界
所追求向往亦是爱慕着的都在那
我不过是颗尘埃
在阳光中也漂浮不起来
羞愧地渗入地心深处乃至融化
轮回也是如此
那是宿命
我便在繁杂中只探求沁入她的眼廓
沉睡于她的眼底

《“你回来了吗”》

            *

一起去看那大海 看那草原吧
尽管我们将从碎裂的镜面边缘坠下

《170620#nemure》

你没有说一句话
我静静的地伫在一旁
草在结它的种子
风在摇它的叶子
我扶着低矮的门框
阳光撇在你的发梢
空气弥漫着点滴光斑
一切都很好

尖锐的骨头被杂乱的洪流磨钝了

毕业倒计时。

感谢每一场相遇
不论偶然还是必然。

(拿这印了点明信片送朋友当毕业礼物

© tin汀/Powered by LOFTER